2012年12月28日星期五

真相网:劳教所“中国制造”饰品藏求救信 美政府调查

真相网:劳教所“中国制造”饰品藏求救信 美政府调查


劳教所“中国制造”饰品藏求救信 美政府调查

Posted: 26 Dec 2012 08:19 PM PST

真相网2012.12.27】美国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凯斯(Julie Keith)在Kmart商店购买的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一封来自中共劳教所的求救信。目前,美国国土安全调查部门已经启动对这个案件的调查。

 

'美国《俄勒冈人报》刊登的一封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信'
美国《俄勒冈人报》刊登的一封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信

据美国俄勒冈州《俄勒冈人报》(The Oregonian)十二月二十三日报导,四十二岁的凯斯十月份从家中的储藏室拿出万圣节装饰品,打算用它来装饰她五岁女儿的生日派对,当时距离万圣节还有几天,结果意外的发现了装饰品中藏着叠了八折的来自中共劳教所的信。

来自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

信中写道:"先生:如果你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把信转交给世界人权组织。我们这里受到中共政权迫害的数千人将永远感谢并记住您。"

这封信说,这个装饰品是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二所八大队制造的。信中的英文语句之间夹杂着中文词语。

"在这里工作的人们被迫每天要工作十五个小时,星期六、星期天和节假日也不让休息。否则,将遭到酷刑折磨、打骂和体罚虐待。几乎没有报酬(一个月十元人民币)。"

"在这里工作的人们,平均受到一至三年的劳教,但是没有法庭判决(非法劳教)。他们中有许多人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完全是无辜的,仅仅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信仰。他们常常遭受比其他人更多的酷刑。"

凯斯震惊了。她能体会到写信人的绝望,需要多大的勇气才敢把信装进装饰品盒里。因为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凯斯在脸书公布这封信

《俄勒冈人报》报导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处理这封信,凯斯转向脸书。

"我在万圣节装饰的盒子里发现了这个。"她把信的原件放上脸书,而后在下面打字说。她想把信息传播出去。

这个脸书的留言激起一系列回应。她的朋友听说过劳教所的可怕。但是从未收到来自劳教所的信。

"我敢肯定这个人在把这封信放到这个产品里面的时候会担忧他/她的生命。但是他们显然愿意冒这个风险。"一个朋友说。"而我们把我们的自由当作是理所当然的。"

"那些人在他们发出这封信之后在盼望着,祈祷着这封信将带来一些什么。我为这样的事情感到伤心。"脸书上的朋友说。

国际人权组织听到求救

《俄勒冈人报》报导说,人权观察的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逊(Sophie Richardson)说,"我们无法确认信的来源。但这封信描述的情形跟我们知道的中共劳教所的情形相一致。"

马三家劳教所位于辽宁省沈阳市。中共劳教所不经审判就把人关押起来。各种报导指控中共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劳教所。

"如果求救信是真的,那就是有人在呼救,要求营救,"理查逊说:"这正是我们的职责。"

如果这些产品真的是在劳教所制造的,来自Kmart的万圣节装饰品可能给美国连锁折扣商店带来打击。因为美国法律第1307条第19款禁止进口国外被关人员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

美国国土安全调查局开始调查

《俄勒冈人报》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通知了联邦移民海关执法局(ICE),该局下属的国土安全调查部门已经启动对这个案件的调查。出售这个产品的Kmart公司的母公司西尔斯控股公司发表声明说,他们将调查这个案件,一旦发现中国合作公司使用强迫劳动,将终止合同。

《俄勒冈人报》报导说,公共事务官员安德鲁·蒙诺兹(Andrew Munoz)证实说,在该媒体告知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关于这封信之后,国土安全调查局已经开始调查这个案件。

Kmart 的母公司西尔斯控股公司发布了关于这个事件的声明:"西尔斯控股公司拥有一个全球性的合规计划,这有助于确保生产商品的供应商和工厂遵守我们公司特定的程 序要求,和当地的所有相关法律法规。不遵守任何程序要求,包括使用强迫劳动,可能会导致合同终止。我们了解这一指控的严重性,并会继续调查。"

国家知识产权事务协调中心商业欺诈行为科科长丹尼尔·鲁伊斯(Daniel Ruiz)说,调查时间长度难以预料,这将涉及美国和中共当局。他说,如果该机构采取行动,调查结果将被发布。

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奴工黑幕

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报导,马三家男劳教所奴工劳动之一是用缝纫机做童装羽绒服、裤子。羽绒服有好多品牌,有一种叫"韦氏",还有一个品牌叫 "波司登"羽绒服。羽绒服里面都是带毛的,污染严重,劳教所专门设了一个屋子,称呼为"毛房",车间很高,外面大墙更高,只有早晚阳光偶尔进来,会看到空 气中永远都有悬浮灰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报导说,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常年强迫法轮功学员和犯人超负荷的从事奴工劳动,为狱方赚钱。服装是该监狱的主要奴工产品。这些产品大部份用于出口。

2012年12月27日星期四

真相网:“上万访民聚集国家信访局 揭10年灾难(组图)” (今天共有2篇文章)

真相网:“上万访民聚集国家信访局 揭10年灾难(组图)” (今天共有2篇文章)


上万访民聚集国家信访局 揭10年灾难(组图)

Posted: 25 Dec 2012 08:51 PM PST

真相网2012.12.26】星期一,上万访民冒着严寒,聚集在北京的国家信访局门前,要求政府解决过去十年积累的有关拆迁征地等诸多问题。

图片:星期一,上万访民冒着严寒,聚集在北京的国家信访局门前,要求政府解决过去十年积累的有关拆迁征地等诸多问题。(六四天网)

据总部设在四川成都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星期一早上9点开始,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访民聚国家信访局,投诉冤情,信访局门 口的保安发现人太多,就向访民发放表格,叫大家下午再去,目的是阻止民众进去。记者接通了参加星期一万人请愿活动的湖北访民王桂兰的电话,向她了解情况,

"星期一前往国家信访局的老访民很少,我只碰到三四位老访民,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新访民,大约有上万人,他们有的向国家信访局递交投诉信,有的在门前诉说冤情,有的还大唱革命歌曲。没有警察到场,当局也没有抓人。"
王桂兰说,这几天北京非常寒冷,星期一的温度达到零下十五度,滴水成冰。在信访局门前大批民众高唱国际歌,高呼"和谐社会无家可归,公安造假法院枉法,打倒腐败,还我家园"。她说,
"访民有的晚上就露宿街头,用一些塑料纸裹在身上挡寒,条件好一点的就几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过夜,过去冬天的时候,有些人会给访民送一些被子或者棉袄,不过现在还没有人送。"

m1224-hcp2.jpg
图片:上万访民聚国家信访局。(六四天网)

来自湖北恩施的访民王桂兰说,她原是湖北省恩施舞阳商场职工:

"我是因为企业改制、集体财产被少数人侵吞而到北京上访的。"

王 桂兰说,十几年前,她工作的商场因为改制与职工发生合同纠纷,她把商场告上法院,谁知恩施法院在受理案件时违法办案,并激化矛盾,逼得她于2001年11 月22日在法院门前自焚。事件发生后,2004年经多方协调,恩施政府曾出具书面答复:政府出资给她治疗办理退休,并赔偿她商品损失6万元。但最后政府没 有兑现承诺,所以她一直在不断上访。2008年她到北京上访被湖北恩施当局派人押送回县,并被判处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中国六四天网创办人、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说,今年中共十八大期间,中国各地政府严禁老百姓进京上访,现在会议结束了,到北京上访的人越来越多,

"十 年以来,我们初步估计了一下,全国访民和失地农民的人数比江泽民和朱镕基时代多了50倍。这个数字惊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过去十年中央政府对地方官员 约束不当,然后又采取了打压民权、打压异议人士、压制访民声音的一系列举动,造成社会制衡机制的完全丧失,必然造成贪官污吏横行。"

黄琦说,在胡温当政期间,农民土地被强征和老百姓房子被强拆的事件频频发生,

"最终在胡温时代的末期,这些问题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理,特别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来之前又打压了一大批异议人士,造成现在中国访民问题的集聚性爆发。"

黄琦呼吁习近平新一代领导人上台之后,能尽快解决农民失地和强征强拆问题,打击官员腐败,启动政治体制改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一个普通中国人眼里的共产党与法轮功

Posted: 25 Dec 2012 08:41 PM PST

真相网2012.12.26】【文/上海 善正清】我是一个出生在国共内战时期的普通中国人,亲历了共产党暴力夺取政权后发动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各次运动。垂暮之年,回忆历次运动背景下人生中刻骨铭心的点点滴滴,不由得五味杂陈。

大跃进年代,刚入初中的我同其他师生一起投入了大炼钢队伍,一边唱着"1080万吨钢呀呵嘿",一边把校园建筑内回廊楼道的古色古香的镂花钢铁铸件护栏锯下来,运到操场上自搭的土高炉去烧。我问老师:这么好的东西锯了多可惜,放在这炉里能炼出钢铁么?老师把眼一瞪:"想偷懒是吧,听党号召没错"。

当时有一个右派在我们劳动组内接受监督改造,听说他原是教研长,后来相信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向党提了意见就被划为右派了。从此惨了,不让教课,去扫地打杂。在我印象中他从不说话,却有一次在我锯铁栏时小声说,别锯得太稀,以免以后发生安全事故。不料,竟有人告发了,老师来问我他同我说了什么,我如实回答了,想不到的是为此事竟开了批判会,还要我在会上揭发右派破坏党的号召的阶级斗争新动向的罪行。当时,我站在批判会上低着头涨红着热辣辣的脸,嗫嚅着如实说了一遍他同我说的话,那情景犹如我自己在挨批判。

这件事,特别是后来发生的更令人心碎的事——由于拆稀了楼道的防护栏,我一个要好同学竟失脚窜出三楼跌成了重度残废。两件事的叠加产生的共振效应,在我心中罩上了终生挥之不去的负罪感阴影。临初中毕业离校前夕,我恋恋不舍地在校园里兜一圈时,发现一个杂物间里堆着当年我们的辛勤劳动成果——锈渍斑驳的一堆烂铁,旁边散乱着依稀可辨的"15年赶超英国"等横幅。"听党号召没错"?想起老师的训诫,又联想起我愧对的那个右派好人和终生卧床的残废同学,连串的问号始终困扰着我的少年时代。

到了高中,碰上了三年"大饥荒",正逢青春发育期,学校寄宿,31斤口粮本就不够,(因当时根本没什么副食品、油水可补)可怜还得省下6斤补贴家里弟妹,人经常饿得饥肠辘辘,不敢锻炼。舅舅从乡下来,还羡慕我们城里人,说乡下已饿死人了,更有易子而食的惨闻。他带来了不知用何物做的窝窝头,正好我也饿了,听说可吃,便啃了一大口,可嚼来嚼去始终咽不下,又不好吐出怕被娘骂。最后含着溜到外面的水斗里吐了。可那时报纸上我看到的是我国支援亚非拉多少粮食多少经济援助的高调。在中国一般家庭都是父母当家,他们宁可自己挨饿也要先尽孩子。可共产党作为国家的当家人,却对饿死家里人熟视无睹反去慷慨送别人,这是为什么?我当时是百思不得其解,只有一个感觉,口口声声标榜"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只是个挂羊头卖狗肉政府。从此当我经过各级×××人民政府办公楼时,一种反感就会油然而生,更有想制作粪包去砸招牌的冲动。

大学没上两年,文革开始了,停课闹革命,斗走资派,批反动学术权威,串联基层单位支左,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那时的我因为有了初中批右派的心灵创伤,经常告诫自己万事都悠着点。对官方喉舌我习惯抱着侧面或反面看的姿态,譬如当官媒叫嚷紧密团结时,我明白那是四分五裂的局面;高唱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时,无非是在世界上广遭孤立,形单影只,最多是有数的三、两个专制极权政权臭味相投罢了;当它鼓吹道路是曲折的前景是光明的,那便是崩溃的边缘;它号召打倒的可能正是好人……。有了这种判断准则才使自己不为谎言所惑,不跟风盲从。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到了71年9.13后,终于知道"伟大领袖"和"亲密战友"翻脸恶斗。一种红卫兵和民众被当道具运动愚弄的共识在民间悄然成形,"伟大领袖"的光环逐渐褪去,神跌落神坛还原成人。十年浩劫导致经济崩溃的"伟光正"成了许多有识之士心中的厌恶。

76年"四人帮"倒台,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心里又燃起些许希望。可是官倒腐败,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形势发展到89年64学运终于爆发。记得那天我去了南京路,人群如潮,我第一次深切体会到民是水,这波澜壮阔的水可以载舟,也可覆舟。当时碰到一群学生兜着捐款箱过来,我忙摸出皮夹,把里面所有的钱都倒进了捐款箱,那群学生齐刷刷向我集体鞠躬:"谢谢先生支持"。我忙不迭回谢:"谢谢同学们救国救民"。后来回去时才发现车费没了,只好走回去,一路上听市民们在热议:奇,这几天人流量偌大,小偷竟绝迹了。大家都感叹,这正是正气大义感召使然。两个小时路程满载了振聋发聩的听闻,只感步履轻快,兴致盎然。但是接下来的镇压令我陷入极度的愤怒和忧伤。天安门广场的坦克碾碎了学子的血肉之躯,也碾碎了我希冀祖国人民走上民主自由道路的拳拳之心。我心目中残存的一丝对共产党的幻想终于随着坦克的尾气灰飞烟灭。一个动用原本保家卫国的军队来屠杀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国民的独裁党把自己推到了人民公敌的绝路上,等待它的只能是历史的审判。

64事件让我领略了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另一场亲历则更让我见证了共产党的无耻邪恶。那是我代理某小区业主维权的集体诉讼。

原来,紧邻该小区南面有几万平米尚未建设的规划绿地,开发商在售房时已书面明确,那是规划中的公共绿地,业主入住后不久就要施工建设。冲着这诱人的绿化前景,业主们都翘首以盼,终于开发商动工建绿了,可几个月后,绿地建设突然停工,传出要改造商品房了,于是一场业主维权与官商逐利的较量旷日持久地展开了。我受业主们委托,将争议地块的土地规划当作课题钻研梳理,掌握了大量系统的证据和法律法规,证明了这是一个官商勾结,私改争议地块性质用途,侵害公共利益,巨额国资中饱官商私囊的违法侵权案件。然而,不管是业主开初的自发信访还是后来的集体法律诉讼,在这个无法治只有人治的体制下,毫无公平正义可言的社会中,邪恶经常对正义发出狞笑。法院以改规划绿地为商品房用地"未对绿化景观产生影响"为由,横蛮地剥夺了业主们的诉权。再充分雄辩的证据链在指鹿为马的黑恶势力面前,在"不准告"这一釜底抽薪的杀手锏面前显得无能为力。最终狼狈为奸的官商如愿以偿地在规划绿地上造起了商品房。

历时几年的维权斗争让我见证了政府的无耻造假,法院的枉法裁判,官员的贪腐渎职。我对共产党的认识也算有了新的升华:见过无耻邪恶的,没见过如此无耻邪恶的。

共产党在我眼里,只剩下一具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的躯壳而已,行将就木,不值一提。而一个崭新的名字——法轮功,却逐渐引起我关注。

90年代中期听说了法轮功。第一次是听晨练的一个拳友说起的,当时并不在意,认为不过是一种气功而已,自己也在练气功,想以后有机会同其交流切磋,探讨功法。不料后来从电视、电台和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听到看到了打压法轮功的报道。多年积累的观察问题的经验习惯告诉我,这又是一场共产党的声势浩大的镇压运动,而且对象肯定是一群好人。但苦于缺乏资讯,无从获得真相,一时不明白共产党为何对一群炼功群体大动干戈,只能从一则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官方报道中猜度一些端倪:法轮功一定有了相当气候,使共产党感到执政的危机和威胁。共产党是靠暴力夺取政权的,没有民选的合法性,所以就象贼总是处心积虑提防别人会拿走他偷来的财物一样,它也会整日神经兮兮死霸着权力不放。

新世纪初,搬到了新买的商品房,结识了新邻居。其中就有个"法轮功"。

她是我同楼的邻居,善良正义有思想。平时为人低调,却又乐于助人。修身齐家,睦邻友好。她告诉我,她曾多病缠身,几乎厌世,但后来修炼了大法,身体恢复了健康。我端详着她红润光泽的气色,心知所言不虚。江泽民集团为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视,曾开足宣传机器妖魔化法轮功,诬蔑法轮功是一群即使对家人也丧心病狂的疯子。事实证明真正的疯子正是这群疯狂、血腥迫害信仰"真、善、忍"美德的共产党血债派,是他们糟蹋了中国传统文化,把整个官场拖进了贪腐恶俗、道德沦丧的深渊,也腐蚀了全社会。我眼前的这个"法轮功"是个活生生的明例,她的健康气质在无声地告诉我:法轮大法好!后来她给了我动态网,就是俗称翻墙软件,这是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破网利器,一举宣告了共产党封锁网路阴谋的破产,从此我和无数网友有了稳定可靠的新闻真相来源,我对共产党和法轮功更有了入木三分的深刻认识。法轮功人才济济,她的信仰是中华文化的璀璨花朵。在此我对法轮功深表谢意和敬意。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我更坚信,民主自由是世界历史潮流。善恶有报,天理昭彰,任何与民为敌的反动派除了上历史审判台遭清算别无选择。64一定会平反,法轮功一定会成功。

转载自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