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0日星期五

真相网:“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做党工具的结局” (今天共有2篇文章)

真相网:“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做党工具的结局” (今天共有2篇文章)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做党工具的结局

Posted: 08 Aug 2012 09:18 PM PDT

http://feeds.feedburner.com/dafahao/

真相网2012年8月9日】2004年85岁的司马璐老人出版中国历史的见证《司马璐回忆录》,这部长达近600页的著作是司马老人毕其一生心血,奉献给世人的一步独特历史巨献,善和恶是人性的两面,虽不如硬币的正反两面那样成比例,人之初,性本善,人们通常所说的人性都是指善的和自然的一面,恶应该是人性中最小的部分。

然而没有一个时代能像共产党时代那样,把人性之恶张扬的那般登峰造极,那般淋漓尽致。共产党的许多理论起了这个作用,其中之一是工具论,特殊材料论,司马璐书中披露,在中共内部刘少奇是这些理论最起劲的鼓吹者,刘原引斯大林共产党党员是特殊材料之说,大肆发挥道,一个共产党员入党以后,就像木料一样的交给党,党今天需要把这块木料做成椅子,就做成椅子,党明天需要把这块木料做成桌子,就做成桌子,当党需要建筑大厦的时候,你也可以变成栋梁,但是如果党需要造一个马桶,那么你也得尝尝臭气。

问题在于谁是党?谁是我们?这本身是一个悬乎的表述,口称我们,始于苏共头目的斯大林,当时在苏共高层居劣势,在党内居少数地位的斯大林精于权术,扛起我们一词,口称代表党,先后击倒托洛斯基、季诺维耶夫、迦米涅夫、布哈林等党内对手,实现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现代集权。斯大林的发明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和中共厚黑集团那里,成了活学活用的法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惯用"我们"的中共头目,操持这一话语工具愚弄党内外。

司马璐记载,在一次会上毛泽东要王明表态,王明说在毛主席的旗帜下,我愿意做党的工具,刘少奇却讥讽的说,你提出在毛主席的旗帜下是掩护,是有毒的,王又无可奈何的说道,我愿意做一头驴慢慢走,跟着毛主席走可以吗?刘却不依不饶,他说做党的工具是不可以有条件的。又可联想到苏联大清洗的那段历史,斯大林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无数政敌送进监狱,并企图从肉体上予以彻底消灭,一些政敌不承认自己的罪名,斯大林及其帮凶们便欺骗他们说,他们需要为党的利益而牺牲,制造敌人,也是党的需要。

让人民相信即便和平时代,还有敌人,尤其有那些与帝国主义勾结的敌人,人人保持警惕,就能保住社会主义的果实。那些甘愿充当党的特殊材料和工具的人,天真的相信了党的要求,纷纷违心的承认了那些强加于他们身上,毫不相干的罪名,扮演敌人,一些人在认罪的时候甚至还出于热血沸腾的状态,连党的创始人之一元老季诺维也夫也违心的认了罪,不同的是被处决时,诺维也夫向党提出了几点卑微的要求,对此斯大林在中央委员会上冷冷的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个季诺维也夫他居然敢对党提条件。

文革开始,刘少奇遭遇毛泽东亲自炮轰和打倒,满腹委屈的刘找到毛说,我只有一个请求,辞去一切职务,回到乡下去种田,做一个普通人。此时此刻连刘自己都忘记了,他只是党的工具,无权对党提条件,当需要树一个中共的赫鲁晓夫,需要他这个反面典型,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想做一个普通人已经是痴心妄想。历史对刘少奇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他最后惨死在河南开封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时,不知他是否想明白了,正是他自己亲自鼓吹的特殊材料论、工具论,成为置他于死地的杀手锏之一,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孽,对他直接下毒手的那些人,也不过都是他自己调教出来的工具罢了。

应验了中国那些绝妙的成语,自作自受、作茧自缚、请君入瓮等等,而且把毛泽东捧上神坛,刘少奇正是始作俑者,从延安整风到七大,刘带头给毛加上至高无上的冠冕,刘甚至把毛捧为中国革命的皇帝,其实类似的帮凶和下场又岂止刘少奇,凡举彭德怀、贺龙、陶铸、林彪等,又有哪一个不是如此呢?毛发动文革之初,刘公开表示不理解,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刘并非不知道毛的意图,就是冲着他而来,论面厚心黑,刘少奇也算高手,曾策应毛之诡计,恶斗王明、周恩来、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等。

毛刘联手,配合默契,无往不利,但厚黑深处终不及毛,轮到毛刘摊牌时,仍为毛所算,重炮落网,竟被毛置于死地,毛泽东先给刘少奇定下罪名,叛徒、内奸、公贼,然后才让江青等人去筹集证据,使之符合罪名,江青等人筹集到抗战期间刘少奇主持国统区的地下工作,二十多名中共高干,包括薄一波、杨秉承等,因在国统区从事特务工作,被国民政府逮捕下狱,刘少奇指示这些被捕中共高干,让他们出卖一些在他们周围追随中共的进步青年,和反对国民政府的左翼知识份子,以换取释放。

薄一波等人照办,而被他们出卖的进步青年和知识份子则尽遭枪毙,其中有的也是中共特务,只是级别较低,成了换取薄一波等人获得自由的祭品。翻出这段历史旧案,刘少奇被贴上叛徒、内奸、公贼的标签,遭批倒批臭,薄一波等人则被打成61人叛徒集团,投入大牢。对比刘少奇,司马璐是幸运的,试想如果司马先生没有在1941年退出中共,那么他可能在延安整风中,落得个王实味一般的下场,或者在反右运动中,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或者在文革中,非死即囚,难逃一劫,又如何逃得过另一劫,劫劫相扣,在劫难逃。

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们整日沉陷于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他们都是身心被毁的残疾人,无法回到生活,无法做一个正常人,可悲的是,由于他们做不了正常人,所有中国人也都做不了正常人,政治学习,骂大街似的报刊社论,批斗会,自相残杀,末日般的疯狂。中国著名作家沉重文在他的作品萧萧前言中,有此一段,我只建造一座小庙,在这座小庙里,我供奉的是人性,在众多文人墨客中,沉重文的作品得以流传就在于他对于人性的执著,共产党无视人性,以党性代替人性,司马璐曾误投中共,失身虎穴龙潭,但即时醒悟,断然抽身,回复生活,回返自然,回归人性,扬弃妖魔,供奉人性。

司马先生的一生何其大幸,司马先生写历史,也处处写人性,他写中共历史,以人物为中心,有蜿蜒的历史,也有动人的故事,比一般的史料更生动,更珍贵,更有价值,他甚至写到情欲与政治斗争,披露中共领袖人物因争夺女人,而演变的权力斗争。他写了许多人物,都有独到之处,而且传神,除了刘少奇,还有诸如周恩来是个道家,也是演员,瞿秋白是一个书生,书生搞政治是一个历史的误会。

反观中共史书或教科书,没有人性只有党性,而且竭尽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之厚黑能事,左派被说成是右派,爱国被指为叛国,人祸被混淆成天灾,奴役被颠倒为解放,跪下去了被说成是站起来了,破坏中国文化被解释成代表中国文化,制造两岸分裂,被打扮成维护两岸统一,末世被粉饰为盛世,屠夫被涂抹成伟人,中共以谎言书写历史,以致于连共产党自己的历史也被他们写成了一笔糊涂帐。

文革后,中共竟需派人到海外收集文件,弥补中共文史的空白,对照之下,类似司马先生这样的回忆录就弥补珍贵,面对那段被人任意编写和窜改的历史,司马先生的回忆录成为不可或缺的补充和纠正,他以其亲身经历记录和见证了那一段凶险离奇的历史,既有参与者的投入,也又旁观者的清醒。

(摘自陈破空 《中南海厚黑学》)

好人面临非法庭审 村民联名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刘志臣

Posted: 08 Aug 2012 07:31 PM PDT

http://feeds.feedburner.com/dafahao/

真相网2011年6月25日】据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丰满屯全体村民近日得知丰满区法院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志臣,六月二十日联名写信给"吉林市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要求释放好人刘志臣。

刘志臣,男,五十九岁,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丰满屯村民。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被旺起镇派出所所长董洪波等人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至今已三个多月了。近日丰满屯村民得知丰满区法院要对刘志臣非法庭审,于是全体村民联名写信营救刘志臣。

联名信中写到,刘志臣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曾患有心脏病、严重胃病、高血压、高血脂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他时刻按照 "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事处处为为他人着想,乐于助人,与村民相处非常融洽,是村民公认的好人。多年来做的好事数不胜数,如二零一零年吉林市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期间,整个丰满屯被洪水淹没,家家遭灾,人人遇难,刘志臣不顾生命安危及自家财产的损失,只顾救人,先后救起了八十二岁的崔振兴老人,李老太太、殷爱民一家四口。

村民们说,从丰满通往大石村路经丰满屯地段的公路,哪里路段坏损了,刘志臣都无偿修复,确保行车安全,不辞辛苦,长年如一日。 刘志臣在外施工期间,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得到工作单位的充份认可与好评。现在工作单位还等着他回单位,并且说:"就用刘志臣,别人不用"。 曾经了解他的乡政府人员对刘志臣说:"你要是不炼法轮功,你的境界不会这么高。"

村民们希望吉林市各级政府人员能伸出正义之手,援助刘志臣这样一个好人回家。

以下是村民联名写给吉林市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的信:

 

好人面临非法庭审 村民联名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刘志臣 好人面临非法庭审 村民联名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刘志臣

吉林市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

我们是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丰满屯的村民,是刘志臣的家人、朋友、乡里乡亲。刘志臣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以后,曾患有心脏病、严重胃病、高血压、高血脂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体一身轻。刘志臣时刻按照 "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做事处处为为他人着想,乐于助人,与村民相处非常融洽,是村民公认的好人。多年来做的好事数不胜数,现仅举几例:

一、洪水期间舍己救人

二零一零年吉林大洪水期间,旺起镇发大水,整个丰满屯被洪水淹没,家家遭灾,人人遇难,刘志臣自己家的房子被洪水冲倒,房子里面的两个煤气罐、皮箱内装的古董,还有立柜、家具等物品,粮食一千多斤都被洪水冲走,刘志臣不顾自家财产的损失,只顾救人。

邻居八十二岁的老人崔振兴当时被困,刘志臣不顾生命安危,将老人从洪水中背到安全地带,随后又将李老太太背到大队部。村民殷爱民一家四口被困在自己家的房屋里出不来,刘志臣与救援人员一起将墙推倒,将殷爱民一家营救出来。刘志臣忙前跑后组织救人,救援的人员还以为他是村政府领导呢!

刘志臣家门前就是公路,每看到有困难(要饭的),精神不好的,他都给予帮助,有的还领回家中吃住。

二、为他人着想,乐于助人

从丰满通往大石村路经丰满屯地段的公路,哪里路段坏损了,刘志臣都无偿修复,确保行车安全,不辞辛苦,长年如一日。

平时刘志臣和邻居相处非常融洽,乐于助人,自己家的物品谁借用都提供方便,特别是吉林大洪水过后,邻居高玉家重盖新房,面积不足,刘志臣自愿将自己家的七、八十平米的土地无偿让给邻居盖房,他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的高尚行为,使村民们为之感动与敬佩。刘志臣在外施工期间,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得到工作单位的充份认可与好评。现在工作单位还等着他回单位,并且说:"就用刘志臣,别人不用"。

曾经了解他的乡政府人员对刘志臣说:"你要是不炼法轮功,你的境界不会这么高。"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却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四日被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派出所强行绑架,非法拘禁在看守所至今已一百多天了。五十九岁的老伴日夜牵挂,以泪洗面孤独一人度日。家中财产被抄,田地无人耕种。

望吉林市各级政府人员,伸出正义之手,援助刘志臣这样一个好人回家。

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丰满屯全体村民
2011年6月20日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7/15/126730.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